大宝娱乐lg游戏下载
首页 小说 杂文 随笔连载小说
[ 连载小说 ]

顿生“山上群仙司下土

[ 连载小说 ]

  也因此嘉靖不可能杀海瑞,嘉靖杀别人可以说是他人搏名、结党,但对这样一个海瑞,他杀了就意味着承认自己是纣王,海瑞是比干了。嘉靖要做的是逼迫海瑞认错。其它所有官员都在自己控制之下,海瑞没有。嘉靖必须要留下自己的历史形象。

  上文说了,嘉靖是皇帝,作为一个皇帝他必须要维持国家的运行。所以他不得不保裕王这一帝国的未来继承人,同时为了防止严党坐大,他也需要裕王身后有一批人能和严党抗衡,那就是以徐阶、高拱、张居正为主要人物的清流们。可是清流就真的是清者自清吗?

  鸡肉是从蝉子顶农场带回来的正宗的走地鸡,牛肉是从湖北竹溪带来的堂妹家自己放养的吃青草长大的牛肉,肉丸是阿布的小舅自己制作的。这几样肉类差不多够了。连花生油都是自己榨的。这些都是百分百纯天然食品。 我现在基本不买来路不明的肉,看不见原料的肉丸、肉泥之类我基本不吃,自己知道这些原料的底细,当然放心。

  雨后的茼蒿还滴着水,吃火锅必备。嫩到弹指可破的生菜,叶子剥了一筐,小白菜也在外围的叶子摘了一圈,切了土豆片。酱油调了蒜末,葱末,香菜,辣椒酱自取。

  阿布对吃火锅的热情显然超过了家常小炒。我不知道他爱吃火锅是出于味道还是氛围。就我个人而言,对于炒菜还是火锅,都喜欢。倒是有件事印象很深,十年前的某个冬天,我很热情的请几年没见的朋友吃当年最火的某个火锅,订了很久才订到位子,他带着十来岁的儿子,开吃时,他儿子说:我不吃火锅!让我略显尴尬,只好再点炒菜。因此,多年来对火锅有一种敬畏,除非有共识,我一般不主动请人吃火锅,我对火锅没有特别偏好或抗拒,可吃可不吃,随大流。

  8月9日,在加沙城,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(哈马斯)成员在以色列轰炸过后的废墟中查看。巴勒斯坦卫生部9日上午说,以军战机8日晚间开始对加沙地带的新一轮轰炸已造成3名巴勒斯坦人死亡。

  当即领命上楼,撑一把伞,拿一个筐,一把剪刀,到3平米左右的一块茼蒿地里,小心翼翼的剪一些叶子。下雨的时候摘菜要格外小心,稍有不慎,就会沾到泥巴,不好洗。所以至今我一直对杜甫“夜雨剪春韭”的诗句印象深刻,除非没有其他菜可摘,我不会在下雨的时候割韭菜的,尽管我的菜园里有韭菜。

  摘一小筐,迅速下楼,进厨房,冲洗干净,火速补充到火锅里。只需要锅里的水再滚开一次,就可以捞起来吃了。

  之前准备的肉类和青菜已被我们大开的胃口消灭干净,这最后一筐青菜就是意犹未尽的补充,清甜爽嫩,在口里还有丝丝的甜味。每人又补了一碗茼蒿汤,这是这顿火锅饭局最完美的句号,也是恋恋不舍的晚餐结束语。我们提倡光盘,都吃撑了。阿布说:我太饱了,站不起来了。

  外面狂风大作,雨势不减。开始饭后茶。我是当仁不让的主泡手。一杯热茶下肚,顿生“山上群仙司下土, 地位清高隔风雨”的感慨。

  忽然想到有个周末,我和跑友一起登广州凤凰山,途中有雨, 我们迎风冒雨爬上山顶,还没来得及感叹糟糕的天气。却见三猛男,已搭好帐篷,自备液化气,炒锅,砧板,切好了菜。正在吃火锅, 煮酒,聊天,听雨。这神人般的悠然自得境界,菜农自叹弗如啊。


下一篇:言为“独山”
 发表时间:2018-08-10 人气: 63↑
随便看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