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宝娱乐lg游戏下载
首页 小说 杂文 随笔连载小说
[ 连载小说 ]

因为《孔雀行》的开篇是从扬氏故乡大理写起的

[ 连载小说 ]

  ,广东翁源人。从商,现兼任翁山诗书画院诗词部主任、书堂诗社理事。曾为长歌《孔雀行》三入云南采风。喜欢诗歌与远方。

  两年前,计划写一首歌行。乐府歌行是叙事诗。首先遇到的问题是选题,写谁? 写什么? 受《琵琶行》描写音乐的启发,便萌生描写舞蹈的想法,杨丽萍老师的孔雀舞便纳入了我的视野。第一次产生了创作冲动,但还是没有冒然动笔。一首成功的叙事诗,单单只有舞蹈描绘是远远不够的,还得有引人入胜的情节、丰满的人物形象和新颖的立意。

  偶然在网上看到一则报道,杨丽萍因献身舞蹈,不愿生小孩而产生婚变的消息。才有所触动,下定决心开始酝酿。在本能意识里,人类的所有奋斗行为(包括买名表,购豪车等),背后的动机其实与“孔雀开屏”无异,都是为了赢得异性的芳心,赢得更多的繁衍资源与权利。往深层意义上挖掘,人生就应该如孔雀开屏般美丽一次,才不虚此行。这不是非常不错的立意吗? 诗题也立马敲定,就称《孔雀行》,既美丽又响亮。

  《孔雀行》从2015年冬开始创作,到2016年二月份,大体框架基本完成,就缺中间一段孔雀舞的描写,遇到了创作瓶颈。虽然不断观看《雀之灵》的视频,尝试捕捉诗句,就是写不出、写不美。按理说,白居易用形象的语言描摹抽象的音乐,难度更大,而舞蹈本是形象的肢体语言,却无从下笔,当时真的百思不得其解。最后决定寻求舞蹈老师的帮助。经过老师们的示范与讲解,虽然对孔雀舞有了一些理性认识,只是那些生硬的专业术语,我多次尝试嵌入诗句都宣告失败,一度近乎绝望。

  因为《孔雀行》的开篇是从扬氏故乡大理写起的,虽然只有短短六行,总觉得不够完美。为了增加感性认识,3月份就决定远赴大理采风。其间,为了深入体验白族人家的生活习俗,我还专门到喜洲一户杨姓人家吃过饭。

  大理回来,虽然润色了一下原稿,但是描摹孔雀舞的段落,还是豪无进展。时间一晃就过了近一年。今年2月底,为了陪伴母亲在韶州住院,我在旁边的旅馆住了半个月,深刻体验了什么是极简主义的生活。也许是这份极简的空灵,夜深人静时,突然捕捉到了一丝灵感:人雀合一,时人时鸟的舞蹈形象,开始在我脑海中慢慢显现。

  感谢时间的恩赐,补上了这段空了一年的缺口,《孔雀行》的初稿就基本完成。因为初创长歌,心里还是非常不踏实,便邀请诗词同行进行讨论,恳请他们毫无保留的提出修改意见。同时,我也尝试邀请非诗词界的朋友阅读,有工人,有学生,有老板,耐心听取他们非专业的意见。综合各位老师的宝贵意见,经过反复修改,《孔雀行》的第二稿(修改稿)终于完成。

  为了《孔雀行》的最后定稿,于我还有两个心愿尚未了却。一是去杨丽萍学艺的第二故乡,亦是孔雀舞的故乡——西双版纳,观摩一次真孔雀,守候一次美丽的孔雀开屏。5月初便打点行囊,远赴滇南与孔雀亲密邂逅。二是到广州大剧院,观赏一次孔雀舞,与传奇舞者杨丽萍老师作一次目光交流,今年8月份也如期实现。这一程孔雀之旅,这一首孔雀之诗,于我心灵深处,才算完美收结!

  如何撰写一篇原创作品?笔者认为,作者需要具备深厚的写作功底、丰富的理论积淀、较强的语言表达能力和长期的理论实践积累。古人云:写文章要“有物有序”。“有物”,就是指要有思想内容,内容是原创之魂,没有理论价值的原创是没有意思的;“有序”,就是指逻辑合理、条理清晰、有理有据。要写出一篇有价值的原创作品,就要讲究写作方法和写作艺术,也就是说要考虑如何选题、开头、分层次、分段落、结尾。写文章,关键是多读、多写、多改。除此之外,没有什么秘诀。俗话说,“常说口里顺,常写手不笨”。因此,作为数字新闻编辑记者要深刻领会国家大政方针、注重读书看报、加强网上理论学习、浏览新闻动态、深入调查研究、善于分析思考,苦练多写多看,持之以恒,大有头悬梁锥刺股的韧劲,才能提高写作水平。

  口碑 肯定是颜值吧!这个价位的SUV我觉得ZS最好看,又耐看!前脸很运动,车身线条有流畅,尾部也很有层次感!还有就是油耗,虽说才是1.5L的发动机,但是SUV车重在这里,能做得这麽个油耗真不错了!

  最后要感谢:刘国玉、沈妙光、杨强、韦散木、吴化勇、郑立荣、赖日增、郭朝斌、朱旭东诸位老师(排名不分先后),在《孔雀行》初稿修改时,提供的宝贵意见!以及舞蹈专业老师:关老师、郭老师、罗老师提供的无私帮助!(两年了,实在记不起全名了,很失礼!)。

  一、 所谓“工匠精神”,其内涵不外乎专注与精益。作者在《孔雀行》发表时感言:“从搜集研究资料、到游历杨丽萍故乡大理,到杨丽萍第二故乡西双版纳观摩真孔雀,到舞蹈学校求教于民族舞老师,到广州大剧院观看杨丽萍主演的《孔雀之冬》,到初稿完成时广泛问求于贤达与陌巷,长歌《孔雀行》的创作历时两年有余”。不由让人感慨万千,在拜金主义横行的当下,还有人保持对诗歌如宗教般的虔诚!值得为不能卖一分钱的艺术作如此修行!

  倘若把绝句比喻成诗歌中的珍珠,歌行就是一串珍珠项链。千字长诗,其成篇难度之大可想而知。由于诗歌语言的独特性,任何构思,最终都要落实到“凝句”上,极为考验作者的功力。如何连绵,如何转韵,都得丝丝入扣,即使未能字字珠玑,亦需佳句连连,让人欲罢不能。如果章句读来无精打采,抑或声律拗口,都会严重影响读者的阅读热情,考验读者的耐心。诚然,1008字的《孔雀行》,若是没精雕细琢的工匠精神,可以预见,将会惨不忍睹。

  二、何谓有“辨识度”的诗歌?就是给人印象深刻,读者能记住其诗题、内容和作者的作品,当然其佳句更是广为流传。如唐诗的《清明》《春晓》《早发白帝城》等。

  回顾近代诗歌一百年,除了民国和文革后的十几篇新诗(如《再别康桥》《雨巷》《致橡树》等)。而古典诗歌,从辨识度的标准来看,似是四顾茫然,几乎没有什么名篇!值得当代诗人们深省!当代古典诗歌的没落,虽然有众所周知的原因,但是不是惟一借口,我们始终坚信,伟大的作品总是能冲出时代的藩篱。

  《孔雀行》虽然谈不上尽善尽美,那么长的歌行,不可能避免平淡之句。但其做出的勇敢探索,笔者认为,足以启醒当代。无疑,运用富有音律美感的乐府语言,选材家喻户晓的传奇舞者,加上前无古人的舞蹈描写,以及歌咏当代人“微光不弃是流萤”的生命觉醒、和“人如夏花开一季,不枉此生天地行”的自我价值追求的长诗《孔雀行》,将会以其独一无二的辨识,肃立于当代诗林。

  笔者认为,《孔雀行》最具辨识度的地方,正在于其对《雀之灵》的唯美描写。在万籁俱寂的凤尾竹下,仙禽翩翩起舞,如梦如幻,至善至美。期待中国诗歌,能录下此空灵华章。

  吟咏之事,一在抒情易而叙事难。故叙事诗难矣,难在何处?难在篇幅长而不冗,难在选材有典型,难在各种坚持,难在切近主人公之人生,难在深入而浅出,难在情节之剪裁,难在叙事情节之有波澜,难在集中表现矛盾冲突,难在人物形象之不单薄,难在作者与主人公情志之契合,难在褒贬合度中矩(赞不近谀)……以此之标准来衡量刘瑶长歌《孔雀行》,在今日之社会大语境中,是难能可贵的。《孔雀行》之布局谋篇、遣词行文,皆不失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。

  二是写景易而摹状难。如“紧拈两指摹尖喙,丽颈回头梳羽背”、“余指疏散状禽冠,忽停忽动皆鸟态”,描摹孔雀神态与舞韵等诗句,既形象又生动。《孔雀行》对“舞者舞姿之状”在层次、想象力、修辞手法等方面,还是下了一番功夫。总而言之,刘瑶先生这篇《孔雀行》,从艺术角度上看,总体上还是比较成功的。

  一、结构方面:以比兴而起,先从云南特有的地理风光入手,再引入白族风情,由此引出主人公杨丽萍,很有异域色彩,引人入胜,又见曲折。

  接着简述杨丽萍的从艺经历,这一段叙述笔法,富有乐府味道。注重从侧面烘托杨氏舞蹈才能,见其感染力及影响力。而后孔雀舞则正面刻画,不拘泥于具象,以纷杂之万象为喻,形象极为突出,富于强烈的美感。

  续后再折入儿时辛酸经历,最后盛赞其为艺献身的感人情怀,甚见卓识。未篇以孔雀收结,前后照应,更见圆融。

  二、手法方面:开篇的比兴很出彩。在叙述复杂情形的时候,采用乐府声调,娓娓道来,颇为朗朗上口。

  在重点描述舞蹈场景时,多运用比喻手法。而且以杨丽萍的孔雀舞为代表,描摹《雀之灵》时人雀合二为一,这种手法很见匠心,语言甚有力度。最后议论也多用形象,而不失美感。

  在高速公路上行驶时底盘滤震有一些高级感,尤其是它相对扎实稳健的底盘质感让人忘了是辆十万出头的SUV。不足也很明显,除了底盘隔音一般胎噪比较大之外,在返程时我们经过了G1501上海绕城高速,那个路况简直是无力吐槽了,新款锐腾的底盘在经过这些路段时给人的印象就不是很好了,显得有些单薄且生硬。

  三、不足之处,长诗在语言方面,过于追求雅俗共赏,则个别地方,语言稍欠精雅与张力。对于现代词汇的处理,如何入诗使之既典雅又富于美感,则需留意。诗句中“镁光灯”“功房”“歌舞团”等,尚可斟酌。

  一、全诗具有浓厚的传奇色彩和浪漫气息。以舞蹈艺术家杨丽萍的生平传奇事迹为线索展开叙述,娓娓道来,充满了浪漫婉转之美。

  二、 谋篇结构,巧妙自然。从杨氏《孔雀公主》到《雀之灵》,从十三远赴歌舞团到三十未嫁,再到隐舞归田园,层次分明,语言质朴,颇能体现乐府歌行即景抒情的艺术特点。

  四、生动活泼的想象力,通感手法的运用。全诗多用比喻想象,总能贴切地衬托出杨氏在各个时期的神态与舞韵。如“夏荷角露瓣初红”,写少小头角初见峥嵘;“惊叹凡尘寰降仙子,美比翩鸿舞中诗”,则写《雀之灵》的惊世之美等等。

  五、 长诗篇幅之长,古今罕见,上承乐府《孔雀东南飞》《木兰辞》,中继白居易《琵琶行》《长恨歌》,晚接吴梅村《圆圆曲》,颇见功夫与才力,非一般作手可比。

  七、主题升华,主旨深刻。“人过留迹雁留声”,至“不枉此生天地行”,末六句总结精辟,既写出杨氏舞艺生涯之心怀境界,亦是作者本身之心胸与见识,自是高明。

  八、此诗艺术上的成功,还在于运用了优美鲜明的、富有音乐感的语言,用视觉的形象来表现观者的感受,有如《琵琶行》之以视觉转化听觉的艺术效果,使作品更加生动感人。

  九、不足之处,惜篇幅稍显冗长。虽见功力与才气,但亦难免使读者心生烦倦。所叙述章法及所用比拟手段,多为常见,缺乏新奇亮点。音节个别地方还有不畅之处,还可调整。

  在我国古典诗歌的历史长河中,叙事长诗似乎不算多,其创作之难,大概自古皆然。取材要热,吸引眼球;立意要赅,振聋发聩;叙事要曲,扣人心弦;音律要畅,可吟可歌……

  长歌《孔雀行》,取材杨丽萍为舞而生、唯舞而独的当代传奇,诠释“人如夏花开一季,不枉此生天地行”的当代人精神追求,取材与立意皆让人耳目一新,宛如一朵骇世奇花,清鲜而艳丽。

  《孔雀行》深得乐府歌行遗味。“乐府作为一种带有音乐性的诗体名称,后来虽不入乐,但并不意味就放弃了音乐性。音乐语言的成功组织,也是此篇长歌主要的艺术特色。全诗转韵42次,平韵仄韵交错,换韵以四句两组为主,杂以一、三句,收束八句四组,语言音乐性极强,层次分明、急缓起伏如行云流水,诗句恍如在琴弦间往来跳跃,音调和谐清丽。对于古风渐弃音乐的现状,不失为一种警省。

  长歌如果没有佳句连续的支撑,则使人恹恹欲睡。《孔雀行》在此方面亦不失色。“何处天空宝石蓝,孔雀飞栖彩云南”“ 斯年翠羽领风骚,一舞登台百舞凋”“从此菊坛灯夜红,燕京长挂一轮月”“转身拭泪割婚纱,愿授红尘一段舞”“微光不弃是流萤”……这些佳句,散在长诗里,如花儿散在草丛里,像眼睛,像星星,闪闪夺目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 发表时间:2018-08-10 人气: 71↑
随便看看